色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色文网 > 豪乳老师刘艳 > 第七部 第一百八十二章翁媳长谈

第七部 第一百八十二章翁媳长谈

    “不用了,爸,随便吃点就行。”刘艳看着公公越发苍老的神态和鬓角的白发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和许志鹏刚谈恋爱的时候,放暑假就跟着许志鹏来过一次小王村,那个时候公公身体极好,面色红润,声如洪钟,健步如飞,知道儿子女朋友来了,特意去山里抓了几只野鸡,下河捞了鱼,还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,也是这一次小王村之行,让刘艳坚定和许志鹏交往的决心,毕竟嫁人不只是看对方什么样,也要看对方的家庭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志鹏呢,他没说哪天回来?”许国庆犹豫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说在羊城有事暂时不回来了,就是前段时间回来一趟。”刘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志鹏这是怎么回事,一年都不回来一趟,现在怎么连过年都不回来了。”许国庆眉头一皱,还要说什么,却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,却是桂花嫂抱着女儿进来,后面跟着许大鹏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,刘艳见到桂花嫂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自己却是形影相吊,心情越发凄然,许国庆看在眼里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不停给刘艳夹菜。

    饭后桂花嫂哄着女儿睡觉,许大鹏说村里有人盖房子找他帮忙先走了,刘艳陪着公公在堂屋里聊天。

    许国庆忽然说道:“刘艳,咱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爸。”刘艳有些奇怪,也不敢多问,便跟着公公出了院子,沿着小路一直来到村子西面的树林,这里再往前走就进山了。

    许国庆停下脚步,沉吟道:“刘艳,志鹏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,他为什么过年都不愿意回来,你们是不是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爸,我们挺好的。”刘艳赶紧摇头解释,“您别多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多心啊。”许国庆重重叹了口气说道,“志鹏这孩子我了解,从小就心高气傲,不愿意踏踏实实的,之前你们两个在省城呆的好好的,结果突然回了古县,你说这不是胡闹吗,这也就算了,你当中学老师,他在单位上班,两个人都吃国家饭,不比大鹏他们在村里强,结果非要去什么羊城,哎,你说你们这结婚才几年啊,他整天不在家,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,算怎么回事,我真想打他两个耳光,让他好好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刘艳心中的委屈此刻全都涌了上来,眼圈泛红,哽咽着说道:“爸,您别生气了,志鹏他也是想要多挣点钱,我能理解他,他在外面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你现在还在帮他说话啊。”许国庆皱眉说道,“刘艳,你现在可不能由着他这样乱来了,他在羊城也去了几年了,总不能这样一直耗下去吧,我记得你今年26岁了吧,再过几年你都三十岁,你们连孩子都没有,这像话吗,你告诉许志鹏,他要是再不回来,你就跟他离婚!我也没他这个儿子!”

    他说的激动,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,刘艳赶紧上前帮公公拍打着后背,劝慰道:“爸,您别生气,我已经和志鹏商量过,他现在有一个大项目,说是能挣很多钱,估计这次也是因为这个项目脱不开身,这样吧,等他的项目做完了,我再去做做他的工作,您现在就是好好养病,不要再为我们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一半也说不下去,眼中渐渐流下了泪水,如果许志鹏能像公公这样通情达理,能够为自己着想,两人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别哭,不管出了什么事情,爸给你做主。”许国庆见到刘艳泪流满面,下意识想要帮她擦眼泪,手伸出去却觉得不合适,只能轻轻拍着儿媳妇的肩膀。

    刘艳想到这几年自己受的委屈,又想到去羊城和丈夫之间的矛盾,再想到丈夫背着自己和女人偷情,又想到自己和马军之间的事情,心中百感交集,此刻看到公公那慈爱的面容,仿佛回到了父亲身边,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,忍不住靠在公公怀里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许国庆还在安慰儿媳妇,可很快就感觉不对劲,刘艳那高挑丰润的娇躯紧紧贴在自己身体上,可以感觉到年轻女人身体散发的热量,尤其是儿媳妇那对饱满坚挺的乳房更是不停磨蹭着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不行啊,许国庆妻子早年去世,只剩下他一个人拉扯两个儿子长大,一直没有再娶,早就没有了那方面的想法,可是此刻抱着儿媳妇鲜活的肉体,体内潜藏的欲望似乎一下子被激活了,两只手放在刘艳肩膀上抖的厉害,感觉全身的血液刷刷的往下面流动着,小腹下面一团火热,甚至连那根早已经行将就木的老屌都有了反应,如同冬眠的乌龟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许国庆急忙松手,只是儿媳妇还靠在自己身上哭泣着,他往四周看了看,幸好这里比较偏僻,要是让人看到自己和儿媳妇搂搂抱抱,指不定传出什么难听的绯闻,心中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他特意找刘艳出来谈心就是不想让桂花嫂听到,可谁知道却会搞成这样,胸膛被儿媳妇那两只丰盈乳房磨蹭着,只觉得浑身燥热,额头都冒汗了,下面那根老根也舒展筋骨,一点点的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国庆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,两人挨得这么近,要是让儿媳妇发现自己下面的状况,肯定会觉得自己为老不尊,自己这张老脸往哪儿放啊,只是现在自己也不敢乱动,万一下面顶到刘艳身体那就更说不清楚,哎,自己这都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了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起了反应,真是造孽啊。

    刘艳却不知道自己无心的举动给公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,她依然沉浸在那种悲怆的情绪中难以自拔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,哭的根本停不下来,或许是压抑的太厉害了,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,几年的烦闷痛苦自责纠结无奈全都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刘艳才停止了哭泣,看到公公胸口被自己的泪水弄得一片湿润,脸上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的擦着眼泪说道:“爸,对不起,我就是心里有点难受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哭出来就好了。”许国庆看着刘艳两眼哭的和桃子一样,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自己这个儿媳妇要模样有模样,要身条有身条,而且又在城里当老师,村里人没有不羡慕的,都说他们老许家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娶到这么一个儿媳妇。

    可偏偏许志鹏不知道珍惜,猪油蒙了心,非要跑去羊城,把刘艳一个人丢在家里,幸好刘艳住在城里,要是在村里,指不定有多少老光棍会惦记,就是大儿子许大鹏以前经常在矿上不在家,也有不少村里的闲人上门攀扯,这种事情在农村太常见了,而且刘艳太漂亮了,就算许志鹏守着都未必放心,更不要说这样两地分居了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虽然可以安慰儿媳,终究无法取代儿子的角色,女人是要男人疼的,白天一起干活,晚上睡一个被窝,这才能有感情,要不然被子一直空着,早晚会有别人钻进去,到时候自己这个傻儿子可就要被人戴绿帽子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国庆越发堵心,忍不住说道:“刘艳,你在城里一个人住挺闷的吧,对了,我看桂花也进城了,倒不如让她过去给你做个伴,这样你们也互相有个照应,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刘艳当然明白这是公公不放心自己,生怕自己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,要是换成那种泼辣媳妇少不了要怼上几句,可偏巧她心里有鬼,白净面皮顿时沁出红晕来,想到自己和表弟苟且之事,心中一阵羞愧,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许国庆见状却越发疑心,莫非自己这个儿媳已经做出了对不起许志鹏的事情,看到留言不做声,他不是个藏心眼的人,索性把话挑明,叹息说道,“刘艳,不是爸多心,实在是人言可畏,志鹏不在家,你一个年轻女人难免会有人说闲话,我让桂花过去陪你也是为了你好,女人名声最要紧,你又是个当老师的,应该明白这里面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。”刘艳见到许国庆步步紧逼,却是心中叫苦,她现在新房子刚下来,还正想着年后收拾一下和马军过二人世界,要是让桂花嫂住进来,马军肯定不干,只是她要是拒绝,只怕公公更会怀疑自己,无奈只能把马军给搬出来,“其实我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住,我小姨家孩子和我在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小姨家的孩子?”许国庆一愣,“你在古县也有亲戚?”

    刘艳这才解释了一下自己和宋萍的关系,“我小姨现在在市里做生意,顾不上照顾孩子,所以才让马军住在我家,顺便让我帮忙辅导功课,对了,上次志鹏回来也见过马军,说是有马军在家,他也放心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