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色文网 > 豪乳老师刘艳 > 第三部 第七十二章:马小青的特殊使命

第三部 第七十二章:马小青的特殊使命

    「妈,马军他严重吗。」李婷有些焦急,眼圈红红的说道,「要不是为了保护我,他也不会被烫到。」

    「行了,婷婷,我刚才检查过了,马军他没什么大事,你不用担心。」舒美玉心中暗叹,看来自己这个女儿对马军是情根深种,自己以后还是要注意点,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马军光着下身站在卫生间里惴惴不安,心想这下自己可是把舒阿姨给惹恼了,可是刚才他真不是想挑逗对方,而是下意识的把对方当成了表姐刘艳,只是他又没办法和对方解释,毕竟他和刘艳的暧昧关系根本不能曝光。

    就在马军如坐针毡之际,舒美玉忽然去而复返,把一条干净内裤和短裤丢给马军,嗔道:「好了,赶紧穿上吧,别着凉了。」

    马军这才如蒙大赦,赶紧穿上内裤和短裤,从卫生间出来,和舒美玉、李婷母女打了个招呼,便飞也似的逃离了李婷家,快步走出单元楼,他长长出了口气,心情极为复杂,有些兴奋,又有些后怕,要是当时舒美玉真的生气了,自己可就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忽然他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两个人,仔细一看却是英语老师马小青和她老公戴立军,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去送礼回来,因为马小青手里的袋子已经消失了,马军心中暗自猜测,也不知道两人到底去给县里哪位大领导送礼了,反正不是书记就是县长,他也懒得去管,想到表姐还在家里等着自己,便加快脚步匆匆离开了县委家属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老婆,你说宋县长的夫人怎么会对马军这么感兴趣呢?」路灯下,戴立军一脸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戴立军和马小青果然是去宋楚河家的,只不过宋楚河家不是那么好进的,在大门口两人就被宋楚河的妻子何思云给堵住了,说宋县长不在家,让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戴立军还不死心,非要把礼物留下,可何思云却根本不要,甚至还让戴立军不要搞不正之风,影响不好,差点让戴立军下不来台。旁边马小青只好帮忙说好话,只是何思云听说马小青是三中的老师,忽然问他认不认识马军,马小青有些诧异,说自己是马军的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何思云忽然态度大变,把马小青和戴立军迎进家里,不停和马小青打听马军的事情,足足聊了将近一个多小时,搞得两人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等到从宋楚河家里出来,两人才觉得不太对劲,马军只不过是个一个学生,何思云可是堂堂副县长夫人,这两个人怎么会认识呢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太清楚。」马小青摇着头说道,明艳的脸蛋上露出一丝不解之色,她对马军的情况也不算太了解,可是也知道马军是单亲家庭,没有什么厉害亲戚,按道理不应该认识何思云才对。

    「不管怎么说,这是我唯一的机会。」戴立军拉着妻子的说道一脸兴奋的说道,「老婆,这个马军一定对宋楚河的老婆很重要,你必须和马军搞好关系,对了,过几天你就去找马军,就说帮他补习功课,让他到咱们家里来,这样不就能拉进关系了吗,嘿嘿,这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要是真能搭上宋县长这条线,我两年就能上副科级,五年内外放当个乡党委书记不成问题,运气好的话,十年后我也当个副县长,到时候你可就是县长夫人啦,哈哈。」

    看到丈夫笑的得意忘形,马小青却是眉头微皱,她最讨厌丈夫这幅小人得志的嘴脸,只是她现在和戴立军是夫妻,却又不能不帮丈夫去走关系,内心却是十分厌恶这种行为,刚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马军的英语老师,也许他们就吃了闭门羹了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返回家里,戴立军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玩手机,过了一会马小青走进了卧室,身上穿着一件吊带睡裙,那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更加显得粉嫩无比,两条玉腿修长笔直,臀部又圆又翘,胸前两座丰满乳峰在睡裙下不住晃动着,显得性感迷人,让人恨不得上前揉捏把玩。

    戴立军一下子便兴奋起来,这段时间他和妻子的关系比较冷淡,这几天才刚刚和好,他早就憋得不行了,见到妻子那魔鬼身材,顿时肉棒充血勃起,他迫不及待的起身直接抱住了马小青。

    「哎呦,你干什么?」马小青突然被丈夫从后面抱住,顿时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就要挣扎。

    「老婆,我们好久都没做了,今天晚上有时间,我们做一次吧。」戴立军凑到妻子耳朵边气喘吁吁的说道,伸手在马小青胸前乳房上揉捏起来。

    马小青虽然有些不情愿,可是也不想和丈夫一直冷战下去,半推半就的便被丈夫脱掉了身上的睡裙,露出少妇丰满白皙的玉体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那雪白的肉体,戴立军不由咽了口口水,也将自己的衣服给脱光,然后搂抱着妻子倒在床上,挺着阴茎就要往马小青的阴道里插。

    「立军你别这么粗野好不好,人家下面还没准备好呢。」马小青只觉得下身被丈夫的龟头摩的生疼,她还没有动情,下面依然十分干涩,疼的她顿时皱起了眉头,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用力夹紧丈夫的腰部,不让他乱动。

    「捅一捅就湿了。」戴立军却嘿嘿一笑,用力将龟头往马小青的肉缝里插去,根本不管妻子已经疼的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「啊啊啊,立军你轻点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」马小青只觉得干涩的阴道被丈夫不断进出的阴茎磨得一阵生疼,下身火辣辣的,声音已经带着哭腔,这样的夫妻生活根本没有任何乐趣可言,剩下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。

    戴立军听到妻子的哀求,反而更加兴奋了,想着要大展雄风,让妻子臣服,越发冲撞的猛烈起来,卧室里不时回荡着女人被蹂躏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一番云雨后,戴立军将一股精液射进了妻子的阴道中,翻了个身满意的喘息了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马小青却挣扎着起身,感觉下身像是被撕裂了一般,她默默穿好睡裙,步履艰难的走进了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一脸木然的女人,忽然发现自己对婚姻已经没有了期待,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盼头,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丈夫往上爬的梯子和泄欲工具,根本没有任何夫妻感情而已。

    她脱下身上的睡裙,雪白丰满的乳房被丈夫捏的有些发青,下身娇嫩的大阴唇更是被干的又红又肿,脑中忽然闪过了马军那张稚嫩阳光的脸蛋和坚挺粗长的阴茎,心想如果是马军和自己亲热的话,肯定不会像戴立军那么粗野。

    马小青走到淋浴下,打开淋浴头,让温热的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,手指用力握住自己坚挺的乳房揉捏着,眼中却滚下了热泪,为什么自己会嫁给这样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,别人都羡慕自己找了个高大帅气的好丈夫,可是谁又能明白她内心的痛楚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,灯火通明,宋楚河正在桌前看着一本线状的资治通鉴,旁边放着一叠稿子,最上面写着《西流村扶贫调研报告》。

    忽然门口有人敲门,宋楚河头也没回说道:「进来。」

    门开了,何思云走进来,手上端着一盘切好的橙子,嗔怪着说道:「老宋,来,吃点水果,歇会吧,你这刚下乡回来,不要太劳累,别忘了你的腰伤还没好呢,革命工作是干不完的,你不要命了。」

    「遵命。」宋楚河笑呵呵的起身从妻子手里接过果盘,叹息着说道,「我也没办法啊,你是没去看看那些村民,这都多少年了,他们的生活还是这么贫困,当年是这些老乡支援抗战,牺牲了多少人,付出了多少代价,不能让他们再穷下去了,西流村是我的扶贫联系点,」

    「你一个人着急有什么用,古县有县委书记,还有县长,你一个副县长用不着出头。」何思云不满的说道,「当初你可是说好下来挂职三年就回市里的,你忘了怎么答应我爸的,老爷子可是已经给你铺好路了,你明年回到市里先提拔成正处级,然后过两年就上副市长,一步都不能耽搁,到时候老爷子退下来,说话可就不管用了。」

    「行了,我心里有数。」宋楚河眉头微皱,显然不想和妻子讨论这个话题,「刚才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?怎么聊了那么久?」

    「嗨,男的是县政府办公室的,听说你受伤了特意来看你。」何思云微微一笑说道,「他爱人是三中的老师,你知道吗,她正好教马军那个班,我就和她了解了一下马军的情况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。」宋楚河脑中闪过那个清秀俊朗的男生,笑呵呵的说道,「这个马军前几天还帮公安局立了大功,抓获了好几名公安部的通缉犯,而且这次下乡我还正好碰到了他,和他聊了聊,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何思云有些惊讶,犹豫着说道,「老宋,你说咱们女儿是不是和这个马军有点不对劲啊,我还没见过她和哪个男生晚上出去过呢,这个叫马军的男生我打听过了,家庭条件很一般,和咱们家门不当户不对,我看还是要留神一些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叫什么话。」宋楚河有些不悦的说道,「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那一套封建残余,我宋楚河就是农民家庭出身,和你们何家门不当户不对,你爸不还是同意了我们的婚事嘛。」

    「那能一样嘛。」何思云哼了一声说道,「咱们女儿这么优秀,将来就算不找大富大贵的人家,最起码也得和咱们差不多,我可不想找个穷女婿,这人穷志短,将来咱们还得帮衬他。」

    「儿孙自有儿孙福,薇薇才高二,认识几个男生也很正常,你想的太多了。」宋楚河微微一笑说道,「再说以你女儿的个性,将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肯定不会听你的安排,你纯粹是杞人忧天,对了,薇薇现在到哪儿了?」

    「今天刚到布宜诺斯艾利斯,要修整两天,然后坐飞机去乌斯怀亚进行适应性训练。」何思云有些担心的说道,「老宋,要不你和薇薇说说,别让她去南极了,就在阿根廷玩几天算了,你说南极鸟不拉屎的地方,她非要去那儿干嘛。」

    「你懂什么啊。」宋楚河叹了口气说道,「年轻人就要胸怀天下,你看人家外国人都有探险精神,什么地方都敢去,老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没出息。」

    「行,你们父女都胸怀天下,我没出息行了吧。」何思云白了丈夫一眼,扭身离开书房,心里却还惦记着马军和女儿的事情,原本她对这个马军有些好奇,刚才宋楚河说了马军帮公安局破案的事情,她就对这个男生更好奇了,想着改天找机会一定要和马军好好聊一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